“套路贷”罪恶利益链借1500元两个月还50多万!

借1500元两个月还50多万!记者调查“套路贷”罪恶利益链

多心大、多阳光、多快乐的人呢

受害人讲述:两个月借1500元还50多万

“套路贷”里全是套路,最终目的是把上钩者榨干吃净,洗劫他们和父母、亲友的资产。那么,受害人手机里那些名目繁多的“套路贷”App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罪恶利益链条?

催收程度不断升级,从开始的辱骂、威胁自己,到短信、电话轰炸自己手机通讯录里的亲友、同学、同事,再到拼自己的各种性病图片等发给亲友同事。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方女士无法上班、无法出门,一度打算自杀。最后还是父母卖了房子,才堵住漏洞拯救了她。

在发布会尾声,合作者牙膏的工作人员还安排品牌粉丝,进行现场试用产品。据体验者反馈,刚打开牙膏的时候,就有一股薄荷的清新味道,十分好闻,使用时泡沫比较细腻,清洁度也好一些,想要带回家长时间使用。

兵分八路 警方全链条打击“套路贷”

会后,合作者牙膏的负责人也表示:“未来,我们也将致力开发更多新款牙膏,为更多人服务,让更多人重获亮白笑容。

记者:你最多的时候,手机里的小贷App有多少个?

辽宁大连的方女士在一家公司上班,今年年初手头一直紧张,在刷抖音时,看到有贷款的广告,说是“无利息、无抵押、放款快”,就点了进去。下载安装App后开始注册,需要填写姓名、上传身份证正反面照片、进行人脸识别,再输入手机号、手机运营商服务密码等,方女士也没太在意,就按要求一步步操作。

两个月时间,借几千变成了几十万,深陷“套路贷”不能上岸的王女士,最后极端地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寻求解脱,也呼吁社会整治“套路贷”。她是如何被“套路”的,又遭遇了怎样的威逼?她的经历我们已无从知晓。另一位“套路贷”受害人方女士,给记者讲述了她的遭遇。

受害人 方女士:就是这样,连本儿带息一天我要还1万多。

七台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政委 郭继富:第三方支付公司,在支付的过程中,明知是套路贷犯罪,还为其开通支付通道,而且收费有的是每一笔按一块钱收费,有的是每笔收0.35‰,完了之后再返回系统商(天科安华公司)0.05‰。

受害人 方女士:可能能有100多个。

小贷App注册设套 个人信息全泄露

每天要还上万元,方女士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小贷公司在不停打电话催她还款的同时,还会用短信、微信等形式给她推送其他小贷App的链接,让她继续去新的小贷平台借钱还款,后来很多小贷平台就不再给她放款,要么降低额度一次只借给她1000元,实际到手600多块钱,这样她根本不可能再靠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堵前面的漏洞。方女士告诉记者,从最开始借1500元到欠各种小贷平台50多万,只有两个月时间。

受害人 方女士:等到后期的时候,就给我们公司打电话了,因为当时留的时候可能也有公司的电话,完了也是拼命的打电话说,也是骂,你不来还钱,我就上你们公司完了去砸门,泼红油漆那样,刚开始还骚扰我对象,短信轰炸,一发发300多条,就持续给你发,不停的那种,完了后来还骚扰我同事。

今年7月,艺名叫“爆头-花姐”的王女士生前留下这段话,然后跳楼自杀了。

七台河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阿尔法象”系统中众多套路贷App的一个催收方就在七台河市,名叫七台河百亿智达互联网信息资讯服务有限公司,由林某和于某2018年投资30万成立,雇佣30余名员工,负责为多家套路贷公司进行软暴力催收。

深陷“套路贷”无法上岸 “网红”被逼跳楼

受害人手机里那众多的小贷App是谁在经营?资本方是谁?催收者是谁?又是谁开发了这些系统助纣为虐,促成罪恶资本牟利的同时自己也在非法渔利?对此,黑龙江七台河警方进行了全方位侦查,他们发现很多小贷App都来自一个名叫“阿尔法象”的系统开发商,它的运营主体是天科安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阿尔法象”系统平台专门为网络“套路贷”研发,最高时该平台同时有855个小贷App上线运营。

就因为这两个月的时间

警方通过对“套路贷”犯罪团伙、催收团伙以及帮助“套路贷”犯罪的技术服务商、数据支撑服务商、支付服务商进行全链条、生态式打击,力争达到彻底铲除“套路贷”生存土壤的目的。记者注意到,在“套路贷”的犯罪生态中有一个环节至关重要。

家属:不可能发给你的,我现在已经报案了。

今年7月,艺名叫“爆头-花姐”的王女士生前留下的最后一段视频,然后她就从录制视频的大楼上跳下自杀了,网络上她有近三万名粉丝,而导致她自杀的直接原因就是深陷“套路贷”。她在最后的留言中写道:人这辈子千万不能走错路,一个小小的看似随意的决定,会让你深深进入套路,越陷越深,到名声受损、朋友失信,每天不敢上班躲在屋里以贷还贷,最后上不了岸,两个月的时间,几千变成几十万,人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请大家记住我阳光快乐的样子,珍爱生命、远离套路贷,我这辈子没干过一样像样的事,希望我能挽救跟我一样的人。

受害人 方女士:我第一次借的没有那么多,就可能借了有两三个App,但是你两三个App,借2000块钱的话,你到手可能只有1400元,它的利息是600块钱 7天。我得还人家2000块钱,对吧,我得上另外一个平台借2000块钱,但是另外一个平台到手只有1400,我还得再申请一个1400,这样的话是2800,我才把第一个这2000块钱给怼死(还上),就是这样。

发布会正式开始后,合作者牙膏的负责人就讲到:“大家都知道,笑容一种魅力的散发,是可以感染别人的。可是如果你在出席重要工作酒会、朋友喝茶小聚的时候,露出的是一口黄牙,偶尔还有一股特别的味道的话,那这个场面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其实现在想拥有亮白笑容也很简单,去医院做烤瓷牙,平时少摄入咖啡、茶叶等有色食物,这些都是让牙齿重获亮白的方式。当然,也可以试一试我们的龙血竭牙膏,从根源去除口腔问题,消除异味,告别黄牙,让你随时随地绽放美丽亮白笑容。”

小贷公司催收人员:你把那个死亡证明发来看一下,你把那个死亡照片发来看一下。

受害人 王女士: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大的贡献,我就想到最后了,我能拯救和我一样深陷套路贷的千千万万的人们。

记者:这些App都是套路贷的App吗?

随后,合作者牙膏的研发代表在发布会现场对新品龙血竭牙膏的主要成分做了相关讲解,他强调到,这款龙血竭牙膏富含龙血竭、丁香、薄荷等成分。在使用时,能够有效清洁口腔食物残渣等垃圾,减少口腔细菌,守护牙龈健康,极大限度清除牙齿表面堆积的有色物质,让牙齿“脱”掉有色“屏障”,洁白透亮。同时,他还分享了一些产品在研发过程中的有趣故事,与现场观众、粉丝进行互动,将发布会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警方查明,作为系统开发商,天科安华北京公司可谓是集大成者,为资本方也就是小贷公司提供完整的一条龙服务。小贷公司只要以每年48800元、78800元、98800元、20万元不等的价格租他们的系统,就可以量身定制“套路贷”App,根据需求在系统中设定最高放款额度(一般3000元)、贷款周期(5天、7天或14天)、服务费(也就是砍头息,贷款额的30%左右)、展期费、逾期费等。同时,还为小贷公司介绍推广方、催收方;还负责对接多家数据公司,大肆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为小贷公司提供贷前审核、贷后催收等支持;还联系第三方支付公司,为小贷公司提供支付、结算通道。各个环节彼此咬合、勾结从中渔利。

七台河市公安局金沙分局局长 麻静:分一催、二催、三催、四催,四个等级,一催是什么呢,就是你到期了正常通知你,如果你没还二催就来了,二催来啥,就是辱骂,以辱骂的方式催你还款,你还不还的话,那么就三催,三催是什么呢,就是对你的近亲属和你的联系人,上级领导,下属同事进行催收。如果这三催你还不还的话,那么就用P图的方式,淫秽图像、灵堂等方式对你进行催收。

在充分掌握了涉案“套路贷”各方犯罪证据后,七台河警方在公安部督办下,今年8月,300余名警力兵分八路,赴北京、重庆、浙江等地对“套路贷”App系统开发商天科安华北京公司,“随你花”套路贷团伙,以及位于上海的两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为套路贷提供数据支撑、位于上海、杭州的三家数据公司,以及催收方七台河百亿智达公司等进行集中收网打击,还同时摧毁了另外一个套路贷犯罪链条“金蔷薇”App。共打掉“套路贷”犯罪团伙9个,抓获犯罪嫌疑人82人,破获刑事案件1058起,查封、冻结涉案资产7亿多元,实现了对“套路贷”犯罪全链条、生态式打击。

小贷公司催收人员:我这儿是极速荷包(小贷App)的,她借了钱今天逾期两天了。

系统商一条龙服务 运营855个小贷App

对于那些手头紧张的人来说,手机上的各种小贷App无疑具有极大诱惑力,“无利息、无抵押,无担保、放款快”。但一旦开始贷款,“馅饼”摇身一变成了“陷阱”,套路贷的噩梦从此开始。

家属:她已经死了,被你们催钱催死了,你们是不是套路贷。

七台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政委 郭继富:都是套路贷的,专门为套路贷量身定做的App,它把这个App租给资方(“套路贷”犯罪团伙),提供一条龙服务。